您的位置:首頁 >手機 >

手機App“不老實”用戶難放心 “越界偷窺”該咋管

2020-12-15 14:43:14    來源: 安徽日報

● “明明已經退出了,過了一段時間還是會在后臺啟動,而且多次訪問手機通訊錄。”

——合肥市民衛女士

● “很多互聯網企業對采集用戶個人信息有很強的沖動。”

——合工大工商管理系

講師代寶

App“不老實” 用戶難放心

每隔一段時間,合肥市民衛女士就要給手機里的各類應用程序做個“檢查”,看看它們有沒有偷偷采集自己的個人信息。

衛女士在合肥市一家科技企業上班。前不久,看到新聞上說有些手機App會后臺自啟動,并讀取用戶照片、通訊錄等,衛女士也有點不放心。于是,她就請懂技術的同事幫忙,對手機進行了“自查”。結果發現,有些App確實“不老實”。“明明已經退出了,過了一段時間還是會在后臺啟動,而且多次訪問手機通訊錄。”

衛女士告訴記者,她在手機系統內進行過隱私設置,只允許幾款社交軟件訪問通訊錄。原以為這樣就能防止個人信息被隨意讀取,沒想到還是“防不勝防”。“現在有些不常用的App,用過了就立即卸載,需要的時候再裝,不想讓手機裝太多App,感覺不安全。”衛女士對手機“大瘦身”,只保留了幾款常用App。

擔心個人信息被違規采集的,還有在合肥讀大學的司璇。上個月,司璇關注的一款手機做促銷,網上下單分期付款一年內不用付利息。司璇算了一下,一年分期付款,總價不到原價的80%,很劃算,于是“便狠心剁了一次手”。下單當天,她就收到很多網貸短信,還有客服給她打電話,問她需不需要短期小額貸款。司璇猜測,應該是手機中的購物軟件把自己分期付款購物的交易信息泄露了。“這是我第一次用分期付款的方式買東西,他們大概認為我是個潛在客戶。”

“大數據時代,用戶信息是真正的戰略資源,很多互聯網企業對采集用戶個人信息有很強的沖動。”合肥工業大學工商管理系講師代寶分析,各類手機App的使用,真正讓用戶享受到了“一機在手世界我有”的便利。不過在享受服務的同時,用戶必須出讓一些隱私權,授權App訪問自己的照片、通訊錄、位置等信息,這也為App“偷窺”開了口子。

● “App超范圍采集個人信息,是運營者想對用戶進行人物畫像,實施精準營銷。”

——省公安廳網安總隊

民警王慶華

● “這可能會引發相關信息所有人被冒名辦理信用卡、證件,或被無端卷入訴訟的隱患,甚至直接造成個人財產損失。”

——省消保委相關人士

信息被盜采 牟利是動因

“只要安裝個App,就要訪問圖片、通訊錄、位置信息,如果不同意,就沒法使用。”在合肥市民衛女士看來,不同的App應該根據具體的功能采集用戶個人信息,比如社交軟件要搜尋添加好友,可以讀取手機通訊錄,地圖、外賣、打車等軟件要獲取用戶位置,可以開啟位置授權,而那些非社交、也不需要定位的軟件也要開啟通訊錄、位置信息等權限,她就有點“看不懂了”。

“App超范圍采集個人信息,是運營者想對用戶進行人物畫像,實施精準營銷。”省公安廳網絡安全保衛總隊民警王慶華介紹,App運營者會根據采集到的信息,分析用戶的個人情況。比如根據用戶的購物記錄、活動范圍,就能分析一個人的消費習慣和能力,接下來就可以對其投放一些相關的營銷推廣,吸引用戶消費。“用戶如果經常在商場周邊活動,App運營者就會推送一些衣服、美妝類產品;如果用戶手機里有小孩照片,很可能會收到一些母嬰、親子類的產品廣告。”

前不久,合肥市民周先生想健身,在朋友推薦下,他前往一家健身房了解情況。健身房在一座寫字樓的4樓,窗外是一個濱水公園,視野比較開闊。周先生見狀,便用手機拍了幾張照片發在朋友圈,并標記了坐標位置。“當天晚上,手機上的幾款應用就給我發來推送,都是關于健身的網絡私教課的廣告。”周先生告訴記者,他當時沒有在健身房留下手機號,最大可能就是手機中有App讀取了他的位置信息,分析他有健身需求。

記者采訪了解到,當前市面上很多App是商家請第三方開發的,在管理和保護用戶信息方面,不少運營者缺乏完善的措施和相應的技術能力,這給信息被外部竊取或被內部人員販賣提供了可乘之機。有的運營者甚至將用戶信息與其他公司進行數據交換,或者將用戶信息加工后轉賣給其他公司和個人。“這可能會引發相關信息所有人被冒名辦理信用卡、證件,或被無端卷入訴訟的隱患,甚至直接造成個人財產損失。”省消費者權益保護委員會相關人士如是分析。

● “App數量太龐大,超范圍采集個人信息等違規行為隱蔽性很強,監管難以做到有效覆蓋。”

——合肥市公安局網安支隊民警方雪峰

●  “應用商城要為用戶把好關,加強對App的審核。”

——合工大工商管理系講師代寶

監管多給力 防范多上心

日前,合肥市公安局針對各類App違法違規采集公民個人信息等問題展開專項整治,重點核查超范圍收集用戶信息情況,全面排查、評估安全風險和安全措施落實情況。專項整治集中檢查本地相關App單位520余家次,依法查處存在違規行為的運營單位22家;其中罰款處罰單位5家,警告、責令改正單位17家。

針對App過度采集用戶個人信息問題,監管部門曾多次整治。不過嚴管之下,“任性”的App并未收手。合肥市公安局網絡安全保衛支隊民警方雪峰坦言,市面上的App數量太龐大,超范圍采集個人信息等違規行為隱蔽性很強,監管難以做到有效覆蓋。“比如有些App涉黃涉賭,都是通過點對點的方式安裝的,沒有明確的追溯路徑,無疑會增加監管難度。”方雪峰說。

在王慶華看來,立法的缺失也為App的“任性”提供了空間?!毒W絡安全法》等法律法規要求,運營者采集用戶信息必須堅持“合法、正當、必要”原則。“不過這只是一個原則性要求,具體能采集什么信息,運營者有多大權限,法律沒有明文規定。”王慶華表示,處于立法進程中的個人信息保護法,應致力于解決這些問題。

記者了解到,用戶對從應用商城下載安裝的App比較放心,認為這類App上架前通過了應用商城審核,較為正規。然而,看起來正規的App,依然會偷偷采集用戶信息。國家互聯網應急中心監測發現,目前下載量較大的千余款移動App中,每款應用平均申請25項權限,其中申請與自身業務無關權限的App數量占比超過30%。

對此,代寶認為,應用商城要為用戶把好關,加強對App的審核。“上架之前,要對App進行評估,通過強化技術檢測或者人工審核力度,防止流氓App上架。此后,還應做好復查和跟蹤監測,一旦發現有用戶反映App存在超范圍采集個人信息等違規行為,應對其立即下架。”

除了監管,還離不開用戶自我防范。記者采訪發現,大部分用戶安裝手機App時,對于用戶協議和隱私條款并不在意,甚至會通過一些不明來源途徑安裝App。“安裝App時,用戶應謹慎一點,對于與App功能不相關的信息讀取不予授權。如果發現個人信息被違規采集,要留意取證,積極維權。”方雪峰建議。( 范孝東)

相關閱讀

(★^O^★)MG守财奴试玩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今天 龙江微乐麻将安卓版 7游戏中心李逵劈鱼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 河南快三软件下载 上海时时乐开奖信息 彩票开奖 胜率高的棋牌游戏 星悦云南麻将下载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走势图 排列3和值走势图 手机上玩炸金花咋赢 大庆麻将单机版下载 步行者天堂 上下分棋牌游戏 福彩东方6十1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