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智能 >

不可思議的原材料價格猛增 空調漲價之下已有品牌準備停產

2020-12-03 15:11:41    來源:艾肯家電網

“痛苦”這是某小品牌負責人談到近期原材料漲價時的第一感言。十一月下旬,朋友圈屢屢被原材料價格信息刷屏,在原材料價格瘋漲之際,空調價格上漲之火燃起。

11月30日,湖北盛世新興格力電器銷售有限公司發文,自2020年12月15日起,新國標掛機漲100元/套,新國標柜機漲200元/套。

奧克斯空調漲價通知中明確,從2021年1月1日起,網批產品在2020年12月開單價的基礎上,掛機每套上調100元-200元不等,柜機上漲200-300元不等。

美博空調的漲價來得更為急切,一份12月1日發布的漲價通知中,過渡階段12月1日-10日,執行12月新的價格政策,12月11日-31日期間,公司視原材料上漲情況,價格再行上漲5%-10%。

上游空調生產商漲價已經在渠道有所體現。“我這里空調均價漲了200元左右”一位頭部品牌河北代理商表示,他自我安慰說:“庫存增值了。”

空調廠家集中漲價的原因很明了,近期大宗商品價格普遍上漲,原材料價格的上漲直接導致空調廠家齊刷刷上調價格。

不可思議的原材料價格猛增

“銅價52000元/噸的時候都覺得怎么這么高,再等等,也許十一二月份能降點。沒想到一通猛漲”開頭提到的品牌負責人對銅價上漲之迅猛表示不可思議。

11月30日收盤,滬銅報收5.77萬元/噸,較前一日上漲3.7%,創出2013年3月以來的新高。目前從今年3月的低位已漲超60%;同時,國際期銅也不甘示弱,LME銅價一度沖上7708.50美元/噸,創下2013年3月以來的新高。而這較今年一季度的低位(4371美元/噸),已漲超75%

進入11月,滬鋁主力合約突破16000元/噸一線,又是創下近三年的新高。11月30日國內鋁錠華東市場均價16786.67元/噸,較月初11月1日市場均價漲幅為13.09%;較年初市場均價漲幅為15.35%;較年內市場均價谷值(3月24日)漲幅為49.39%。

11月,ABS大易指數實際值為2023,相比10月指數值1759,上漲幅度約15%,且從9月到11月,指數連續三個月大幅上漲。大易指數數據中心顯示,11月ABS主流報價由月初的15400元/噸到月末的17800元/噸,月漲幅超2400元/噸,臺757東莞和余姚市場更是成功站上20000元/噸的關口,超出大易指數預期走勢。

除上述原材料,截止11月底,鐵、不銹鋼、鋅合金價格同樣有三四成的漲幅。

漲價與停產的兩難選擇

最終還是“漲價”扛起了所有,眼下空調企業已經掀起新一輪漲價潮,上漲幅度在10%左右。一方面,漲價是為了緩解原材料漲價的壓力,另一方面,漲價通知實則在敦促渠道商盡早打款提貨。

在某三線品牌視頻號發布的一則短視頻中,前面10秒列舉了各個品類原材料價格上漲情況,最后則提醒“老板們,該囤貨啦!”本著早打款早得益的原則,渠道商此時提貨,也許正如前文中河北經銷商所言會“增值”。

但是這波原材料集中價格猛漲所引發的不單單是空調廠家的價格上調,更有可能逼退一部分小品牌。“我把BOM單(物料清單)給他了,讓他自己算成本,給我加個四十加工費就行了。”面對OEM客戶,開篇的小品牌負責人已經將姿態放到最低,因為“直接加多少客戶不理解,只能給他看材料成本了。”

這位負責人表示,“做代工行業一般是以銅價為基準,銅價浮動2000-3000元每噸價格產品價格變動1%”。原本利潤就薄如刀片的小品牌代工業務,在一波波原材料漲價行情面前,已經難以維系,漲價客戶不接受,沒有競爭優勢,不漲價,就是虧本。

甚至為了避免虧本或者是避免虧太多,該負責人已經做好了停產的打算。“接受漲價就生產,不接受就停產算了,要是一直漲價就沒法做了。”另外,他也向筆者透露了另一個消息:“從某知名壓縮機品牌大客戶處得知,2021年1月壓縮機供應價格也要上漲。”因此,雖然談及停產言語中透露著一絲無奈。但在冰冷的現實面前,小品牌已經是退無可退。

可怕的是,這波原材料漲價來得讓人意外,更可能只是剛剛開漲。

原材料成本高壓或將持續

11月以來中國民用消費領域需求持續增長和出口強勁,廢銅供應緊張,電解銅供應增量有限,導致庫存持續下降。而智利、秘魯等國家收疫情影響生產和運輸受限,銅精礦可能維持偏緊的供應格局,對銅價產生支撐作用。據國內主流空調品牌大宗物資管理測算部門預計,銅價將會達到6萬元/噸。

鋁材方面,據生意社數據顯示,電解鋁社會庫存持續下移,目前鋁錠社會庫存降至60萬噸以下,國內下游需求旺盛,供需面向好,在供不應求的市場行情下,價格繼續上揚的可能性較大。

展望12月,ABS大易指數預測值為2076,依然高于前三個月。大易指數的攀升,意味著原料行情較上一階段有所上揚,原料市場價格也隨之走高。

漲價只是在簡單粗暴地抵消一部分原材料成本,在嚴峻的成本壓力之下,產品結構性調整、提升高端產品占比、多元化布局、提升經營效率等等都是應對原材料成本猛增的手段。但對于抵御風險能力較弱的小品牌而言,也許停產真的會是一種可能。

相關閱讀

(★^O^★)MG守财奴试玩 分分时时彩 深圳福利彩票什么时候开售 打麻将赚钱的app 安卓手机麻将透视脚本 长沙麻将真人手机版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 福建快3三开奖结果今天 河南泳坛夺金玩法如何中奖 大众麻将在线游戏 闲来麻将代理费多少钱 1000炮捕鱼游戏在线玩 时时彩软件靠谱吗 上海快三走势图开奖一定牛 宝马论坛平码论坛高手 516棋牌游戏完整版 哈灵麻将下载安装